当前位置:首页 > 歷史

伊朗是阿拉伯國家嗎(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

作者:admin日期:2021-12-20 09:23:28浏览:60分类:歷史

2020年1月3日,伊朗圣城旅知乎管蘇萊曼尼被美軍無人定點刺殺,這起事件引起了輿論大嘩。其實早在2019年9月份的時候就曾破獲外國情報組織針對蘇萊曼尼的暗殺行動。多名情報人員墓地預埋數百公斤炸藥,企圖炸死前來悼念的蘇萊曼尼。抓獲的成員來自于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

以色列和伊朗結怨已久,采取極端手段刺殺伊朗高官,也在情理之中。令人意外的是,這起未遂的暗殺行動中,一些阿拉伯國家聯手夙敵以色列,共同對付伊朗,伊朗和中東地區阿拉伯國家之間的關系再次吸引了人們的關注。

伊朗是阿拉伯國家嗎(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

一、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

阿拉伯海向西北延伸,深入亞洲大陸,在阿拉伯半島和伊朗高原之間,形成了面積約24萬平方公里的海灣,這就是波斯灣。伊朗雄踞波斯灣北端,扼守霍爾木茲海峽。沙特、阿聯酋、阿曼、巴林、卡塔爾等阿拉伯國家群居波斯灣南端,和伊朗隔海相望。

波斯灣地區蘊藏著海量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世界上19個超級油田中,有14個在波斯灣地區。據勘探資源顯示,當地石油儲量占世界總儲量的58%,超過580億噸,沿岸的沙特阿拉伯、伊拉克、阿聯酋等都有“石油王國”之譽。伊朗也不例外,它的石油生產和出口能力居世界第四位和第二位。借此,伊朗躋身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和沙特、伊拉克、科威特、阿聯酋等國家一道,控制著“世界油閥”。

不僅如此,伊朗和這些阿拉伯國家一樣,在伊斯蘭教的氛圍中,有著相似的文化和習俗。伊朗和其他阿拉伯國家因共同對抗以色列,建立起深厚的感情。以此為基礎,伊朗和阿拉伯國家建立起千絲萬縷的聯系。

伊朗是阿拉伯國家嗎(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

二、伊斯蘭教教派之分

作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逝世之后,并沒有指定繼承人,他本人也沒有兒子,因此,他的戰友和部下繼任成為哈里發。歷經四任哈里發之后,穆罕默德家族的阿里擔任哈里發。然而他慘遭暗殺后,權力被倭馬亞家族竊取。伊斯蘭教內部針對繼承權出現了分裂,產生了認可倭馬亞王朝的遜尼派和擁護阿里的什葉派。

兩派在上千年的爭斗中,遜尼派逐漸發展成伊斯蘭教正統派別,成為統治者。什葉派常以反對派自居,通過發動武裝起義的方式,對抗遜尼派國家政權。雙方相互廝殺,教派沖突愈演愈烈。

1502年,伊朗薩非王朝建立,奉什葉派伊斯蘭教作為國教。以遜尼派為主的奧斯曼帝國對此倍感壓力,兩國在宗教沖突外衣下,長期進行土地爭奪,無形中加深了什葉派和遜尼派阿拉伯國家的仇恨。20世紀,伊朗和阿拉伯現代國家相繼成立,雙方即使面臨反帝反殖民和發展經濟等共同任務時,分歧遠大于合作,教派之間的宿怨不可避免地對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造成深遠影響。

伊朗是阿拉伯國家嗎(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

三、 思想之分

1904年,納吉布·阿祖利發表《阿拉伯民族的覺醒》,被認為是阿拉伯民族主義誕生的標志。50年代,迦瑪爾·阿卜杜爾·納賽爾擔任埃及總統,積極倡導阿拉伯民族主義,使其得到更好的發展,并且成為阿拉伯世界的有生力量。

阿拉伯民族主義主張建立一個政治、經濟相統一的阿拉伯國家。想要實現這個理想,就要統一現有的各個阿拉伯國家,包括伊朗的西南門戶胡齊斯坦省,因為他們認為這也屬于阿拉伯的領地。阿拉伯民族主義者還計劃將“波斯灣”改名為“阿拉伯灣”,從而強化對海灣的控制。

伊朗是阿拉伯國家嗎(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

伊朗在十九世紀末的煙草禁賣運動和二十世紀初的立憲運動中,出現了民族主義萌芽,巴列維王朝為伊朗民族主義提供了適宜的成長環境。受民族主義的影響,伊朗刻意強化波斯特征的輿論宣傳。隨著經濟和軍事實力不斷加強,伊朗的外交明顯帶有民族主義特征。

海灣阿拉伯化和胡齊斯坦省的領土爭議使伊朗倍感壓力,阿拉伯民族主義和伊朗民族主義勢必產生激烈的碰撞。伊朗頻頻揮動民族主義大旗向阿拉伯世界示威。它向巴林提出了主權要求,強占霍爾木茲海峽附近的阿布穆薩島、大通布島小通布島,插手阿曼內敵。1979年,伊朗爆發伊斯蘭革命,霍梅尼上臺執政。他推行的伊朗民族主義政策,更使阿拉伯世界深感憂懼。雙方對抗的結果是急劇惡化了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造成伊朗在中東地區相對孤立的局面。

伊朗是阿拉伯國家嗎(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

四、阿拉伯國家民族之分

19世紀末,奧斯曼帝國日漸式微,基督教文化染指中東,泛阿拉伯主義和泛伊斯蘭主義應運而生。前者認為所有阿拉伯人要在民族的旗幟下,實現聯合和統一,后者強調所有穆斯林以伊斯蘭教為紐帶,建立相互融合的伊斯蘭實體。從表面上看,兩者都以反對西方殖民統治和奧斯曼帝國剝削壓榨為己任。實質上,兩者存在著根本性的差異。

泛阿拉伯主義是以民[文]族為中樞,具有民族[章]主義特色的思想,對[來]同教不同族的人表現[自]出強烈的排斥性。泛[歷]伊斯蘭主義則從伊斯[史]蘭教為出發點,帶有[大]深厚的宗教色彩,對[全]同教同族或不同族的[網]人顯示出濃烈的感染[文]力。顯而易見,兩者[章]的競爭和沖突在所難[來]免。

20世紀70年代,霍梅尼直言:“穆斯林的問題在于其政治體系,正是他們的政治體系才造成了當前穆斯林的種種問題,這些政權與伊斯蘭教無關。”他對外輸出革命,計劃建立更多的政教結合的國家政權,以期實現“伊斯蘭統治下的和平”。

伊朗是阿拉伯國家嗎(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關系)

霍梅尼對神權政體的推崇,對世俗民族主義的蔑視,嚴重沖擊了阿拉伯各國的現有統治,沙特、埃及、伊位克等國先后表明立場,達成共識,齊聲對伊朗伊斯蘭革命說“不”。以阿拉伯民族主義旗手自居的伊拉克總統薩達姆,面對咄咄逼人的伊朗民族主義,采取了針鋒相對的全方面斗爭,兩國關系迅速逆轉,最終促成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由“冷對抗”到“熱戰爭”的轉變。長達八年的“兩伊戰爭”,使伊朗在中東地區上形單影只,孤立無援。

伊朗和眾多阿拉伯國家同處中東地區,分享著海灣地區豐厚的油氣紅利,沐浴著伊斯蘭教的福音。然而,什葉派和遜尼派彼此仇視,積怨已久。少數派的什葉派在沖突中往往處于弱勢。教派紛爭的同時,又夾雜著阿拉伯人和波斯人之間的民族矛盾,導致雙方在政治、經濟、社會地位等方面產生了新的不平衡,無形中加劇了對立,也為外來勢力干涉中東事務提供了借口。由教派不和引發一系列矛盾,必將影響伊阿之間關系的未來發展。

歷史百科全書 歷史大全